綠色建筑創新者

0838-8228832 中文版 English

為了解決這個幾十年的心病,四川上演了一場現代版“愚公移山” 返回列表頁>>
發布時間:2017/7/28
華西都市報 2017-07-28 06:55

經過多年累積,德陽市形成了17座磷石膏堆場,存總量超過4000萬立方米,占全國總堆存量的12%,隨之而來的粉塵污染、滑坡、地下水污染和土壤污染等,成了最讓德陽當地政府和老百姓頭疼的環境問題。一場“總攻”正在開展。

文 | 熊湘怡 陳榮 李瑤 吳瓊文倩 《財經國家周刊》

為了解決這個幾十年的心病,四川上演了一場現代版“愚公移山”

德陽龍馬化工廠2號磷石膏堆場:昔日渣山變青山

四川德陽,綿竹市郊,龍馬化工廠2號堆場。

眼前一座秀麗青山,山前溪流繞行;不遠處一行白鷺飛來,越過魚塘農舍。你很難想象,這里是綿竹市最早存放磷石膏廢棄物的堆場之一,幾百萬噸灰蒙蒙粉末狀的膏體曾堆積成山,橫亙此處,隨風揚塵、入水為泥,成為沉甸甸壓在老百姓心頭的一座大山。

如今,灰黑色的山體經過固定、防滲、覆土、綠化等一系列無害化處理,已經變身綠色景觀,龍馬化工廠甚至籌劃將此處建為企業的療養中心。

不只是龍馬化工廠,也不只是綿竹。2017年3月18日,穿心店磷石膏堆場整治工程打響了什邡市污染防治“三大戰役”的第一槍,拉開了磷石膏兩年整治攻堅的序幕。

為了解決這個幾十年的心病,四川上演了一場現代版“愚公移山”

這里是德陽最大的磷石膏堆場,幾十年積累的1500多萬噸磷石膏臨河堆放,幾乎把河道都占了一半。當地喊出“埋葬磷石膏,打造新景觀”的口號,不但計劃把綿延的幾座磷石膏堆山改造成青山,還引進了深圳的一家公司,著手把這里打造成旅游點。

“再過兩三年,這里將是一片青山綠水,大家也慢慢會忘記灰塵蔽日的昨天。”主管環保的什邡市副市長何澤新望著遠處,信心滿滿。

一個一個的磷石膏堆場,是昔日德陽磷化工發展留下的灰色疤痕。在四川省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打造“美麗四川”的大背景下,德陽向4000多萬立方米的廢棄磷石膏發起了最后“總攻”。

1

以前負責引進項目,現在負責關停項目

德陽市是全國四大磷礦基地之一,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各類磷化工工廠在這片土地上拔地而起。而作為生產高濃度磷復肥時產生的一種工業副產品,每生產1噸濕法磷酸,就會排出約5噸磷石膏。這些磷石膏無法消耗,利用價值低,只能廢棄。經過多年的累積,德陽全市形成了17座磷石膏堆場,存總量超過4000萬立方米,占全國總堆存量的12%。

巨量磷石膏的堆存,成了最讓德陽當地政府和老百姓頭疼的環境問題:除占用大面積土地外,這些磷石膏堆場還帶來了粉塵污染、滑坡、地下水污染和土壤污染等問題。2017年,四川省將磷石膏的堆積列為省內十大環境風險事項之一,決心將這個綿延幾十年的歷史遺留問題徹底解決。

綿竹和什邡,是德陽轄區內兩個最大的磷化工生產基地,如今自然成為治理壓力最大的地方。

40出頭的石磊是綿竹市分管環保的副市長。上任伊始,他分管經信、發改、統計、住建、環保等近十項工作,如今,為了保證綿竹市環保工作的推進,市里決定把其他工作都分走,讓他一心一意把環保和生態治理工作抓起來。

“工作量可是一點都沒減少。”冒著36度的高溫,剛從新市鎮磷石膏堆場整治現場趕回來的石磊搓了搓自己的臉,好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綿竹市內的9個磷石膏堆場他不知走過了多少趟,每個堆場的位置、形狀、處置進展都能描述得清清楚楚。

同屬德陽、緊鄰綿竹的什邡,也面臨嚴峻的磷石膏處理問題。境內的6個堆場、2179萬噸磷石膏成了當地政府的一塊心病。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何澤新甚至把辦公室搬到了環保局,還給自己封了個“環保局第一副局長”的名號。

“我也分管環保、發改、住建、安監等十多項工作,但是現在環保這一項,就占去了我60%的工作時間,而磷石膏的處置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他說,自己從過年到現在,沒有休過一次雙休,沒有準點下過一次班,深夜突擊檢查、連夜寫處置方案更是家常便飯。

繁重的工作量背后是巨大的歷史欠賬,也是德陽對多年來的發展方式和發展路徑做出的深刻反思和根本轉換。

石磊曾任綿竹發改委局局長,主抓發展工作多年。與他搭班的環保局局長胡敏,幾個月前還是新市鎮黨委書記,而新市鎮是綿竹市主要工業鎮,也是磷化工企業最為集中的地方。

兩人工作角色的變化微妙地反映出當地在發展思路上的轉換。回想起以前的工作,胡敏說,“以前在新市鎮當書記,關心的都是產值、利稅,好多項目還是我引進的。現在又要我一家一家去督、去談,要求他們停業整頓、甚至關廠轉業,這個過程的確痛苦。”

2

下狠手!史上最嚴治理

痛苦遠不止于此。綿竹有磷化工企業49家,其中規模以上企業34家,磷化工產業總產值、利稅總額等主要指標均占全部工業45%以上,至少有3萬人在這條產業鏈上就業謀生,把它稱之為綿竹的經濟命脈一點也不為過。然而在環保壓力的倒逼之下,這條發展——污染的路徑必須打破,生態命脈比經濟命脈更重要。

今年以來,綿竹對磷化工產業下了狠手:對渣場用地申請一律否決;到今年年底,不能新增磷石膏堆存量,對磷石膏廢渣不能達到產銷平衡的企業,全部限產甚至關停整改。目前市內5家化工廠,已有3家實現了產銷平衡。

同時,在全市范圍內,基本上停止了磷礦開采,特別是對于九頂山自然保護區、大熊貓生態保護區等保護區內的157個礦點全部關停,雨季過后不予恢復開發。

整治磷石膏,一方面需要減少甚至斷絕新增量;另一方面,需要妥善處理已有的堆存量。

什邡地處版塊交接地帶,2008年“5·12”大地震,什邡的穿心店嚴重受災。當地宏達公司的一家磷化工廠的一座磷石膏堆山正處于穿心店災區,廠房坍塌、工人遇難,這座體量巨大的磷石膏堆山也被晾在了那里。

為了解決這個幾十年的心病,四川上演了一場現代版“愚公移山”

德陽什邡穿心店磷石膏堆場:這個堆場共存放有1500多萬噸磷石膏,沿河堆放多年,不但侵占了河道,也對河水造成了污染。什邡市政府決定對這座堆山進行徹底治理,將其覆土綠化并打造成主題公園

為了解決這個幾十年的心病,四川上演了一場現代版“愚公移山”

緊臨堆場的是2008年地震遺址

更嚴峻的是,地震帶來的局部地質變動,使得這座堆填區正臨河道,一旦發生暴雨,磷污染物就自然地被沖刷進入河流,嚴重污染水質。

如今,9年多時間過去,這個磷石膏堆填區已經開始了新時期的重建工作——重建綠色家園,恢復生態平衡。

什邡的想法是配合穿心店地震遺址的建設,利用磷石膏堆場的特殊形態,建立一個主題公園。將堆場集中整治覆蓋草坪,打造新生人造景觀,兩年以后,這片堆場將會變成一個高爾夫訓練場地,一座體育主題公園在此建立。配合著原有運磷礦的鐵道改造成的森林小火車,主題公園、穿心店地震遺址,和四周綿延的青山,將連接成一道人工與自然結合的風景線,吸引各地游客觀光旅游,讓昔日的廢渣場涅槃重生。

3

變廢為寶的治本之路

德陽對磷石膏的治理探索還在不斷深化,綜合利用、化廢為寶顯然是一條更高級、更根本的路徑。

最早,他們把磷石膏作為水泥緩凝劑加以利用,但是使用的量很小,且隨著水泥行業產能下降、價格下跌,緩凝劑的利潤也持續下跌。當地又開始探尋把磷石膏作為建材原料的方法,但磷石膏硬度差、透水性強,并不是建材的好選擇。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綿竹、什邡兩市政府多次走訪清華大學、四川大學等高校的專業研究團隊,尋找新出路和方法。

綿竹三佳飼料有限公司是綿竹重要的磷化工廠之一。在政府嚴格要求企業自行治理磷石膏廢料的壓力下,三佳公司開始涉足磷石膏建材產業,先后投資6億元,建立起一整套磷石膏粉、石膏磚和石膏板的生產線。到今年,整條生產線可消耗磷石膏50萬噸,同時還能為企業帶來豐厚利潤。

甚至,在磷礦資源開發受限、原料提價的形勢下,磷石膏建材生產已經占到工廠一半以上的產值,不僅實現污染物產銷平衡,還補貼了磷化工主業因原料價格上漲帶來的虧空。

什邡在磷石膏的綜合利用上起步更早,走得更遠。什邡市市委書記季濤說,目前全市有7家磷石膏綜合加工利用企業,設計年消耗磷石膏能力310萬噸,去年實際消耗磷石膏148萬噸,已經實現了消耗大于產生量。

同時,從福建引進的投資6億元的華麟科技項目巧妙利用了磷化工建材透水性強的特點,將磷石膏磚改造為園林盆景設備,在磷石膏空心磚上種花,不僅美化環境,還節約了灌溉用水,廢棄礦渣變身靚麗的城市風景線。

為了解決這個幾十年的心病,四川上演了一場現代版“愚公移山”

這是德陽當地引進的綜合利用項目,能把磷石膏做成城市立體花墻

德陽市環保局副局長周麗姬告訴記者,目前,德陽市涉磷企業新增磷石膏綜合利用率已達到53.7%,高于國際平均水平,計劃到2018年達到100%,實現“產銷平衡”。

同時,德陽市將通過資金支持、稅收優惠等方式,攻克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重大關鍵共性技術,建成一批大規模高附加值的產業示范項目,培育壯大10—15個磷石膏綜合利用骨干企業,引導磷石膏綜合運用向多途徑、大規模、高附加值方向發展。

4

移山之戰 久久為功

消除數十年的污染頑疾絕非易事,而緊迫的環保要求、嚴格的環境約束更是給當地產業發展帶來了兩難。

綿竹的磷礦石儲量達1.7億噸,但90%以上處于九頂山自然保護區和國家大熊貓保護區內。按照規定,保護區內的157個礦點全部要關閉,涉及28個采礦權,18個探礦權。

“這里面有24個采礦權是由省國土資源廳審批的,當時批準的時候合理合法合規,現在因為被劃進了保護區,就要一刀切關停,礦主們被斷了生路,肯定不樂意。后續的補償或者賠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涉及到的幾千礦工的就業出路更要妥善考慮。”德陽市一位政府工作人員表示。

磷礦大量關停,也讓當地磷化工企業面臨生死考驗。“我們的礦石庫存只夠使用三個月,以后所有的磷礦石都將從外地購進,每噸礦石光物流成本就要增加50元以上,還要承擔礦石價格上漲的風險,這對企業是很大的考驗。“三佳化工廠總經理助理說,規模企業尚且如此,小企業就更難生存,據他所知,已經有不少企業正在考慮遷出綿竹,另尋發展之地。

傳統磷化工的萎縮必然會給當地財政帶來壓力,也會帶來較大的民生難題。為了吸納從磷化工企業和磷礦上轉移出來的就業人口,綿竹正在引進實施一個鋰電池項目,預計明年可達到50、60億元的產值;同時,當地也在與江西上饒競爭汽車研究院的汽車試驗場地建設項目,石磊盤算著,“競爭成功的話,至少能讓運輸礦石的司機到試驗場去當駕駛員嘛。”

什邡面臨同樣的難題。何澤新告訴記者,前一段按規定對兩個磷化工工廠進行關停整頓,“其中一個企業可能涉及破產清算的問題,可企業還有1000多職工需要安置。最近,他們找到政府反映訴求,要求解決他們的養老、社保問題,處理不好,很容易形成影響社會穩定的隱患。”

要消除半個世紀發展留下的積弊,對于任何一個政府來說,都是個不小的挑戰。對于四川來說,決心已定,方案已出,如何按照全省綠色發展的戰略部署,根據德陽的實際情況,既妥善處置、利用好磷石膏,又能實現經濟社會穩定、產業轉型發展,需要政府更多的創新實踐與不懈努力。

0
Copyright ? 四川華磷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電 話:0838-8228832 蜀ICP備17000354號  技術支持:朗晟網絡                                       
1028期26选5